低熵

理可顿悟,事须渐修

175天

王不对 / 2019-03-15


去年9月18号我保研了。今年3月12号晚上6点50,女朋友考研成功上岸。我比较弱,就留在本学院了;我女朋友强一些,最后去了浙大。

结局是快乐的,但过程却波折。她初试成绩刚出来时,虽然蛮低于预期,但也有380+,我觉得也就差不多了吧,能上浙大。

但后来在考研群里慢慢地发现,今年高分好像很多!考研群里汇总成绩时,400分以上的多一个,女朋友吃下的饭就少一点。到了最后,她初试排名已经大于今年的招生名额了,女朋友这时候已经不止吃不下了:经常无缘无故地干呕,吃不下又吐不出来。到了杭州,我俩都看开她干呕这事了,反而自嘲地放弃堂吃,每顿都是我把饭从外面买回来,在房间里吃,免得吓到饭馆老板:自己客人吃了自己家的饭怎么一直呕吐?

复试前,女票就是这样在失学和病倒的边缘试探。

浙大官方排名刚出来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今年会扩招,当时以为连进复试都得上天垂怜了,她交给我一个任务:找调剂。她当时在图书馆整理书架,我搬着电脑,搜到一点儿有用信息就跑过去给她看,安慰几句再跑回桌子上继续查。过了几天,我就成了调剂小专家,哪个学校喜欢招调剂,哪个学校调剂群里干货多,哪个学校还可以,联培发啥证,科学院在哪上课,这些我都懂了。当时最喜欢的就是武大的调剂,如果没考上,调剂到武汉也不错嘛。武大物理学院也有朋友在那,还能问两句。让我高兴的是,这些努力最后全部白费了。

调剂邮件

12号下午,她进去复试了,我在曹楼前闲逛,1点15她所在的小组开始复试。我在曹楼门前拍了玉兰,逗了草坪上的鸡,到处找石墩子坐,盯着来浙大里参观的初中生队伍,在马路上追着太阳光走,给问路的人说我不是浙大的…琢磨了下时间,我估计着女朋友该进去面试了,就往曹楼楼下走,还没走几步看微信,她告诉我她已经出来了。

我陪她一起往民宿走,给她讲曹楼前的鸡,听她说英语面试还不错,安慰她没问题。从民宿出来和她在植物园里转了转,走了走路,到名字吉利的“玉泉鱼跃”处拍了拍🐟。

玉泉🐟

浙大鸡

晚上她就知道她考上了,复试60个人排前6。她和她妈妈视频喜极而泣,我跑到卫生间接我妈视频电话,告诉我妈她考上了,我妈说那好呀。不过想不通的是,我妈为啥也掉眼泪了,我妈可是坚定地觉得考研嘛,就难,考个两三年才考上也正常。

后来不止怎的,我俩谈起了浙大楼前的鸡,笑称双一流大学就是厉害,华科东九楼下种菜,浙大曹楼前养鸡。

恭喜她,恭喜我们。175天后,我们都有学上了。下一个小目标:赶早找到在杭州的research int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