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w Entropy

Output Order

你我和互联网(一):自由与控制

王不对 / 2018-12-16


本文写在读胡泳(公众号:beingdigital)的《中国互联网二十年:自由的向往,信任的呼唤》之后, 文章深意尚无理解, 已略有所感,故有此文。

这篇文章10月27号就开始写了,后来攒了很久,一直写不完。太大的命题了,我究竟懂多少呢?文中按主题拆成了3个部分,就先把第一个部分的东西放上来。(仅仅过了1个月,这篇文章我就有些看不下去了,想法自大,行文幼稚。但毕竟是我自己当时认真思考后的产物,舍不得删掉。)

胡泳在文中勾勒了几笔中国互联网的“盗火”阶段的图景:中关村前打出的广告“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向偏远省份地区大员宣传信息高速公路时对方让他去找交通厅…互联网从“盗火”发展到现在,称得上波澜壮阔了。关于互联网这个家伙的品性,“盗火”这个隐喻就揭示地很清楚了:如火一般,既创造又破坏。

创造自然不必多讲,破坏作何解?直接看胡泳在文中提到的未来互联网将向何处发展的三个主题:

  1. 自由与控制的关系,即如何平衡个人权利与安全
  2. 如何建立数字信任
  3. 数字社会的成熟化必然要求填平数字鸿沟与提高网络素养

我不知道是否这就是全部重要的主题,但仅主题1,3就概况了我日常萦绕在脑中却不知道如何总结的隐忧。既然说是发展的主题,那这些方面一定做的还不够好,它们其实就是互联网之“破坏”主要关照的领域。

自由与控制

自由与控制的矛盾既来自于政府与公民,又来自于大公司和用户。

网络主权

很多国家以“安全”,“反恐”之名牺牲公民的自由和隐私。这种行为事实上已经有了一整套的话语体系:网络主权,大家可能想当然地认为这玩意特指我国提出的网络空间主权,实际上灯塔国也有棱镜计划呀。当然程度上差的太多了,也许不能相提并论。

我很尊重“网络主权”,但是当网络主权与审查结合时,我就不愿多说尊重了;当网络主权与不透明甚至故意不透明的审查结合时,我就开始怀疑了;当…算了,我还是将中央解释网络空间主权的原文贴在下面以示尊重吧:

网络空间主权,是指一个国家在建设、运营、维护和使用网络,以及在网络安全的监督管理方面所拥有的自主决定权。网络空间主权是国家主权在网络空间中的自然延伸和表现,是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商言商

谈起大公司和用户之间的斗争,有句话必定被提起: if we aren’t paying for the product, we are the product. 这句话解释了很多东西。很多公司奉行的准则我看就是这一条。某些更黑心的,也许还得加一条在商言商来安慰自己,又或者其良心已经不需要安慰了。强调这一句话的意思是,享受免费的各式各样的互联网服务时,要尊重游戏规则。

privacyVSsecurity

当使用免费的互联网服务时,不要认为你毫无所失而过分感激,也不要有“白嫖”厂家的坏心思,这无非就是一次交换罢了。如果你认为“赚”了很多,请大胆地夸,比如我为netlify提供用户量,提供网站访问数据换回来网站托管服务,换回来很成熟的CI支持,我觉得很值,我到处免费为其打广告; 如果你认为你“亏”的很严重,请自信地骂,比如我们为百度提供了各种隐私,只换回来搜开源工具软件第一条是花钱买排行的内置后门修改版软件的搜索引擎,换回来让魏泽西失去希望的搜索引擎,我觉得我们亏了,我要怒骂。

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在选择服务时,国内外的网民对隐私的重视程度有很大的区别。国外带privacy focused标签的软件总是比别的软件多几分优势。而周围很多人对隐私的态度,还真应了李彦宏的那句 中国人更开放,愿用隐私换效率 。这样不好,具体的劝诫以后再表达,我只是想让这些人知道,你不在乎,有人在乎,而且他们目前也在为你的隐私权而战斗。

你所在的网站https://LowEntropy.me同样也是privacy focused。评论系统采用isso,只会在你编写新评论后维持一个几分钟的cookie来让你拥有编辑评论的权力。然后就没有任何cookie种在你的浏览器里了。网页浏览统计我使用fathom,特点比较鲜明:Fathom Analytics provides simple, useful websites stats without tracking or storing personal data of your users.

除了隐私上的斗争,大公司和网民之间还有一个永远的斗争主题:中心化(平台化)与去中性化的斗争。大公司们希望所有用户绑定在自己平台上,而很多情况下,你我厌恶垄断喜欢竞争。关于这一点,我向大家推荐一个文章:《为什么我不在微信公众号上写文章》;介绍一个人:Aaron Swartz。我的想法大家看了这一文一人就显而易见了。

未来如何

以目前的趋势来看,去中心化将是一个永恒的热点,但我对去中心化在商业上的成功不抱太大希望。但我很开心看到层出不穷的对去中心化的尝试。最近一个很吸引眼球的项目就是万维网的发明者Tim Berners-Lee提出的solid项目,其关键地想法就是将数据与应用分开,用户控制自己的数据,可以将其自由地授权给所有愿意给的服务商。有一篇关于solid的采访值得一看:Exclusive: Tim Berners-Lee tells us his radical new plan to upend the World Wide Web,Tim在访谈里面说清楚了自己为什么要推出“下一代互联网”。

可惜,显而易见,这种夺人财路的事情不好做。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尊重别人挣钱的需求,一个成功的去中心化服务必须能够证明它情怀以外的价值。

至于安全,隐私和政府企业的矛盾,我想不到什么“银弹”。接下来的互联网的发展,必定是三方角力的过程,三方在斗争与妥协中共同前行。我们有可能同时在网上获得自由,安全与便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