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Ray Wong
published on in 随想
tags: 个人动态

读研前的展望

毫无疑问,我是非常幸运的。在我复习很久开始倦怠的时候,保研名单里突然有了我的名字。十几号的时候我提交了保研材料做最后一搏,等了一周,保研结果才出来。在这一周里,我依然在自习室从早坐到晚,没有放弃考研复习。显而易见,我这一周里没学多少东西。有个词能概况我那几天的心态:患得患失。一会儿安慰自己肯定在保研名额里,一会告诫自己保研多半没希望而现在进度已经很慢了,再不加快复习肯定考不上的。

知道自己保研了是在周一中午。我当时在玩手机,先看到了辅导员发的通知,还没细看,就有人发消息恭喜我。我在不同聊天窗口间切换了几次,女票已经注意到我表情了,我给她看了下手机。她还没拿稳手机,室友的电话就过来了。他告诉我快别复习了,你保研了,回来宿舍玩吧,我听他的语气感觉他比我还激动。

我其实只是表面不激动而已,考研自习室里不方便大喊一声我保研了。我准备伸手挥两下,刚把胳膊抬起来,就看到了女朋友的脸,她的表情让我心猛跳了几下。难忘。我和我的女票互作研友,一起复习很久了。在我保研的那一周,她另外一个研友(同时也是她宿舍里唯一一个和她一起考研的舍友)也保研了。她为我保研而开心,也为同时失去两个研友而悲伤。我当时趁她没反应过来拍了她一张照片,后来这张照片就是我手机背景了。照片里的她眼神很复杂。我后来想,如果一个演员能把当时她的心情表演出来,我肯定佩服至极。

说回我自己,我停下笔,收拾好书就飞奔回宿舍了。到了宿舍却没想明白我回来要干吗,应该只是为了逃离东图那个自习室吧。我坐在位置上玩起了手机。玩了一会儿,我就开始卖考研参考书。所以,在知道自己保研后一个小时内,我就把王道的4本书都卖掉了。说起来卖的有点着急,其实现在回想是卖亏了,因为还有两本书是连名字都没写的新书状态呢。

复习时我就想好了一堆要在考研后做的事情。这两天我做了不少事:把我的博客又折腾了一下,开始学golang,准备把我用的评论程序isso用golang重写一遍···一大堆,但折腾一会就开始空虚了,复习那段时间我天天从早上8点坚持学到晚上10点,现在一下子咸鱼还有些不习惯。

学院政策今年发生很大变化,对导师招收的校内学生数量和专业做了限制。这个让本院其它学生怨声载道的政策却帮助我在9月份的时候成功到了一个名额早就被抢光的导师名下读学硕(因为新政策,导师之前联系好的学生都因为不符合要求来不了了,名额就空出来了)。我本来还想,我这个时候再找导师就只能指望还有老师剩下直博名额了。

保研了,新的要求就来了。导师要求学硕一篇CCF A类文章才能毕业,我看了下CCF A类的会议名单,里面甚至有CVPR!哇,所以我如果能毕业的话,我就有篇顶会文章咯,我一定要毕业。

过了保研那个兴奋劲儿,了解到别人的去向,我开始悲伤了。我发现我如果现在想找工作,连份简历也凑不出来。一直以为自己编程能力在同年级算优秀的,但最后发现这个命题自大三开始可能就不成立了。我大三这一年竟是没任何项目,只是在折腾各种服务的API罢了。

这两天在看清华的操作系统课程,清华CS上这门课也是通过MOOC的形式。我看着课程主页,心里想,华科和清华简直不是一个国家的学校,差距太大了。都不说别的,华科自动化好像还没一门课有自己的课程主页吧!清华的操作系统课甚至写了一个专门的教学操作系统UCore!然而华科自动化8102年了,国家级精品课程还要求学生在DOS系统下完成课设。我不是在埋怨华科,华科的教师们自然和清华教授是一个国家的老师。 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MOOC半夜,才从PPT里,UCore里,精心制作的视频里看出字来,满MOOC都写着两个字:“经费”。华科和清华巨大的经费差距几乎使得华科和清华的教学质量差距成了必然,没有钱,华科的老师怎么和清华的老师竞争。要想创建类似清华操作系统这样一门课程,用钱养一大堆人来负责是必不可少的。清华这门课实践和理论结合之紧密,让我觉得这几乎就是李泽湘教授提到的新工科教育的模板了。如果华科自动化进一步升级C课设,并加强和C语言这门课的联系,也许也能有点新工科教育的影子。(*当然首先得放弃DOS操作系统*)

经过保研后的乱折腾,我意识到了我和真正的人才的距离。比如高中同学L,真的是越来越优秀,我听她话里话外,因为暑研的老板很喜欢她,耶鲁竟然成了她的保底院校。仰望.jpg。考研时我就在后悔没有认真学习,现在突然有了机会,我希望大四变成我大学最努力的一年。

上学是在用5Kbps/s的速度下载100GB的数据,短暂的研究生时光,一个好导师只意味着一个好一点的压缩传输算法,你还是只能挑一点需要的下载。我的野心,就是成为导师手下优秀的毕业生,与此同时,计算机方面素质能够超过清华CS本科最差的那一批人。除了埋头下载数据,我真正的目标,还有往知识数据集合里上传属于我的真正有价值的数据。